clickcopycash

click copy cash


周三(5月26日)美元指数涨0.43%至90.06,是5月21日以来最大涨幅;早些时候一度下跌0.2%。


  纽约 交易员表示,月末投资组合再平衡模型显示出偏向于美元 买盘,并刺激了 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假期之前的 空头回补


   指标10年期 美债收益率保持在前一天的区间内,并在五年期国债 标售后小涨至1.58%。


  WesternUnionBusinessSolutio的高级 市场分析师JoeManimbo表示, 外汇市场现在对出现过度走势持谨慎 态度,因美国将在周四和周五 公布关键 经济数据。


   最重要的是周五将公布美联储密切关注的通胀指标。


  如果该数据强于 预期,美债收益率可能上升,进而推动美元上涨。


  如果不及预期,美联储的低 利率前景可能继续,美元可能重拾跌势。


  Manimbo说,本周后半段事件风险之前的谨慎态度扶助为美元设定了一个暂时的底部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在新的 政策框架下,美联储 有意将通胀率 推高至其2%的目标之上,以弥补多年来通胀未能达到目标。


  新框架还宣称将避免单纯为了防止失业率降至以往认为过低的水平而加息。


   科恩表示,他并不认为美联储现在就应该改变政策,但他希望美联储官员们公开承认他们面临的通胀危险,并在 下一次的季度经济 预测中反映出来。


  他说:“对于其预期要采取的行动,美联储需要比他们 在上一轮经济预测中所表现出的情况更加开放和诚实,这本身就是建设性的一步。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在下周的政策会议后发布最新的经济预测。


  在 3月份,多数决策者都预计在2023年底之前美联储不会将利率从当前接近零的水平上调。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