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円

日本 円


 通过梳理2003年1月-2006年1月美联储 货币 政策声明,我们有以下三点发现: 第一,美联储关注CPI和核心CPI,对通胀看法的 变化非常渐进,而且明显与 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分。


  化美联储对通胀的看法经历了“通胀下行可能性高于 上行——核心消费 价格上涨不明显——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通胀率相当低,资源使用也不充分——通胀数据有所上升但潜在 通胀预期相对低——通胀和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通胀 压力继续上升但长期通胀预期仍得到良好控制”的渐进变化,且这种表态的变化与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化存在滞后性和低相关性:美联储始终在关注和探讨CPI(PCE)和核心CPI(PCE)的变化,而非与商品价格更为直接相关的短期PPI变化。


    第二,供给约束可能被视为对 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


  在对于经济的讨论中,由供给因素引起的油价上升实际上 阶段性被美联储视作一个对经济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因为成本的抬升会对中下游构成成本端压力,从而抑制企业支出和经济扩张。


    第三,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始终在综合考虑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且两者间存在关联。


  在对货币政策的考虑和风险评估层面,美联储也在考虑综合考虑经济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并且通胀被视为资源是否得到充分利用的一个指征,并不孤立于经济,因而美联储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循了以下脉络:“经济疲软风险—通胀过低、通胀下行风险——物价稳定的风险趋于平衡——可持续增长和价格稳定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大致相等”。


    综上,商品价格上涨与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间的逻辑关系并不直接,一方面美联储进入 加息周期并没有扭转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趋势,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体现为美联储认知中的通胀高企,因而并不直接助推美联储收紧政策。


  在经济复苏的初期,经济恢复的情况可能是更为关键的影响因素。


    观察不同政策阶段的资产价格表现可见,美股在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表现,但是随着货币政策边际收紧,道琼斯工业指数相对纳指的相对表现在改善; 美元指数并没有显著改变 弱势;美债收益率在宽松阶段下行,在维持阶段和加息周期中均有所上行,而在加息阶段上行幅度反而低于维持宽松的加息预备阶段。


    最后,我们仍然强调,美联储政策由宽松转向正常化可能带来短期冲击、带来美元指数反弹,但并不必然改变美元指数的弱势周期。


  以2003-2006年为例,美联储加息周期都没有显著改变美元的弱势。


  美元指数是一个相对关系,对应的宏观情景可能在于,虽然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是依据 美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但是如果海外经济同样强劲甚至好于美国,则美元指数仍将回归弱势。


    成本向下游 传导压力 显现  在非制造业 稳中向好的同时,成本向下游传导压力有所显现。


  统计数据显示,5月投入品价格指数较上月上升2.8个百分点至57.7%, 创出年内 新高,表明上游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的压力开始向下游行业传导。


  企业调查显示,反映原材料成本高的企业比重升至22%,同样创出年内新高。


    西部证券宏观 研究员潘越认为,未来数月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中下游行业景气度压制的现象仍会存在,需 密切关注政策层面对于全球供需错配带来的价格上涨所做的调整。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近期生产成本上涨、外需波动、人民币升值等影响或已传导至小型企业,需密切关注未来演化趋势。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研究员文韬认为,目前有关部门已采取措施以稳定大宗商品价格,炒作因素有所弱化。


  在此基础上,建议继续加强供应链管理,完善供应链服务,稳定大宗商品供给,疏导供应链价格传递,促进产销衔接。


  核心观点:   6月资本市场的宏观环境较5月有所变化,这些变化主要体现为政策层面,而宏观经济的形势与5月类似。


  政策层面的变化有两点,即以保供稳价为主要手段,稳定国内商品价格快速上涨的势头;以提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为信号,释放人民币(6.3933,0.0061,0.10%)升值速度应 放缓的政策意图。


  上述措施出台后政策效果较为明显。


    综合以上的情况,我们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商品涨价趋势不变但斜率明显放缓,建议降低商品资产的配置比例,由 超配降为标配。


    权益市场的变数在于人民币升值速度放缓后,外资流入规模下降,那么A股在6月可能将会重回结构性 机会


  周期行业中报业绩可能进一步改善,相关行业机会依然最好。


  目前 资金面依然较为宽裕,即使由半年末的关键时点,但资金利率显著 回升可能性低,对流动性更敏感的板块也会有不错的机会。


    债券市场的宏观环境正在逐步好转,3季度名义增速将逐步进入回落阶段,价格因素收益率的影响逐渐消退。


  当前资金面较为有利,半年末时点的扰动不会持久。


  并且, 疫情对国内经济的短期影响可能会集中反映在6月经济数据上,再加上外资持续增持人民债券,利率债配置价值正在逐步回升。


  另外,股债收益率已经回升至历史25分位数水平。


  过去10年的经验数据显示,中期内债券的配置价值将好于股票。


    4月以来,美国实际利率再度下行。


  目前,美联储已经明确不会因阶段性的涨价压力而收紧货币政策,美国10年国债利率已经稳定在1.60%附近,而因为基数因素和油价上涨因素,6月美国实际利率仍有下行空间,短期内可以考虑超配黄金。


    当前的风险因素依然是疫情的反弹。


  国内方面,广东省疫情最为严重,而广东又是我国重要的 出口省份。


  境外方面,台湾地区疫情日趋严重,已经对芯片等产品全球供应链的稳定造成不利影响。


  出口和部分行业的生产将受到影响。


  再者,国内消费难免会因疫情防控措施趋严也再次受到压制。


  

0 Comments